这里是新疆:艺术就在生活的时时处处

“拍手,转!”库尔勒市巴娜舞蹈培训中心,古丽巴娜·依明正在上课。她双手上下翻转,手臂收缩、拍手、旋转,动作一气呵成。力与美、速度与节拍的结合,让观者精神为之一振。

这套动作是巴娜结合维吾尔族传统舞蹈库尔勒赛乃姆的经典动作进行的创新。“我手抬起来在这儿,是传统的,但刚才那一下是现代的,这一下扭上去和那一下是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更好看、更美。”

古丽巴娜·依明正在教学员跳舞 人民网 马天翼摄

巴娜今年30岁,毕业于新疆艺术学院舞蹈系。2012年,还在上学的她受托帮邻居小朋友编了一段参赛舞蹈,没想到夺得了大奖。由此,巴娜萌生了创办舞蹈学校的想法。起初,她只开设了一个几十人的培训班。2015年,因为符合库尔勒市政府的创业免房租政策,巴娜将舞蹈学校搬到了现在的地址。

如今巴娜舞蹈培训中心占地500平米,有包括儿童和成人在内400多名学生。巴娜介绍:“小朋友在5岁到16岁之间,共11个班,每个班里有汉族、土家族、回族、蒙古族、维吾尔族。成人班从30岁到60多岁的学生不等。”

说起成人班,巴娜一直忘不了几年前国庆节的一次聚会。

2016年10月1日,巴娜受邀参加一个派对。“那天我穿的是超短裤和时尚的吊带,到了以后我震惊了,全场200多人,所有人都是穿着维吾尔族服装、戴着花帽、编着辫子。我进去以后,说这是什么聚会,他们说我们都是喜欢跳舞,跳维吾尔族舞蹈的。”巴娜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尴尬和惊讶,“我观察了一下所有都是汉族朋友,从我开始到离开,放的音乐全是维吾尔族音乐。”

巴娜在2016年国庆节参加聚会的照片 照片系本人提供

“人家邀请我跳舞,我只好借了一套服装,他们随便给我放了一曲音乐,跳了一段维吾尔族舞。”一曲终了,所有人为巴娜鼓掌叫好。“可能因为我是维吾尔族,跳起来味道不一样,”巴娜说。

人们让巴娜讲话,巴娜拿着话筒很紧张。她说,“作为一个维吾尔族人,我今天看到别的民族的舞蹈爱好者穿着我们的服装,戴着我们的花帽,我特别激动。我也很惭愧,因为你们这么热爱维吾尔族舞蹈,反而我却不在乎。”

从那天开始,她开设了成人舞蹈班。“我说你们愿意来跟我学的话,学费你们看着给就行。今天这里的舞蹈学员,好几个姐姐就是那天认识的。”

舞蹈还给她带来了充实的人生和很好的物质条件。现在她的舞蹈学校每个月利润可以达到10万元。“我是很幸运的,因为舞蹈是我最爱的,现在天天干着自己最喜欢的事,可以买别墅、买车,想去北京上海哪里玩儿就去,很有成就感。”

对于巴娜来说,跳舞绝不只是职业。它更是表达内心最深处感受的方式。“有些时候,我喜欢一个人,是说不出来的。但是我跳舞的时候,下面要是有那个人,我一定要用眼睛、表情表达这种感觉。”伤心失落的时候,巴娜则会一个人坐在排练厅,放一些忧伤的歌曲,跳舞来发泄自己。

在新疆,艺术不仅在舞台、在学校,更在生活的时时处处,在每个热爱生活的人的血液里。

在喀什古城,78岁的维吾尔族老爷爷司马义每天都在开城仪式上跳舞。他和着节奏欢快地扭动肩膀,感染了很多游客与他一同翩翩起舞。“爷爷曾经卧病在床,病好了能走路了之后,就经常在这跳舞。他跳舞没有工资领,只是为了表达内心的欢乐。” 朋友沙拉麦提古丽说。

在和田新玉歌舞团,28岁的舞蹈演员美合热阿依·麦麦提说,自己从12岁开始学习舞蹈。“因为维吾尔族艺术渗透到我的血液之中,我会尽最大努力通过舞蹈表演的形式打动观众。因为非常热爱它,所以用全部的努力去实践它。”

在库尔勒沙依东农场,香梨种植农曹亚明说,自己的女儿从小跟维吾尔族朋友一起长大,因为会跳维吾尔族舞,成了大学舞蹈社团的团长……

维吾尔族音乐舞蹈的魅力,正吸引着更多的人。

相关阅读:

这里是新疆:劳动创造美好生活

这里是新疆:国富则民强

这里是新疆:教育,实现梦想的道路

这里是新疆:信仰带来内心的舒适

这里是新疆:有耕耘就有收获

臉書留言

黃國超

(這個頁面共進入 3 次, 今天進入 1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