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刚:如果有下一辈子 我还愿意干外交

中国前驻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印度大使周刚接受人民网采访。贾文婷摄影

从1962年进入外交部到2001年卸任中国驻印度大使,在40年的外交生涯中,周刚曾出任中国驻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印度大使,将自己的青春和心血全部奉献给了新中国的外交事业。在新中国成立70年之际,周刚向人民网讲述了他酸甜苦辣的外交人生。

国庆节前夕向马元首紧急递交国书

1990年4月28日,在马哈蒂尔总理家祝贺开斋节,左二为总理夫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988年,周刚奉命到马来西亚担任大使。当时是中马建交的第14个年头,双边关系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仍然面临着许多困境,如南海争端、华侨华人问题以及马来西亚同中国台湾的关系等。面对这样的状况,如何进一步创造新局面增加两国交往、扩大合作和逐步解决两国间的历史遗留问题成为了周刚的最大挑战。周刚表示,在当时的情况下,结合当地情况广交朋友,做马来西亚高层的工作十分重要。回想起当时递交国书的经历,还是多亏了马来西亚当地朋友的帮助才及时完成。

到驻在国担任大使,只有向当地国家元首递交国书后才能作为大使全面开展对外工作。周刚到马来西亚候任时正临近中国的国庆节,中国大使馆需要举行国庆招待会并邀请马来西亚各界人士出席。这样一来,在“十一”之前顺利向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递交国书是周刚的紧要任务。眼看时间临近,马外交部却迟迟未能做出何时递交国书的答复。百般焦灼下,周刚想起向刚到任时结识的马哈蒂尔总理夫人的姐姐萨丽哈女士求援。萨丽哈女士是当地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为人热情,对中国十分友好。得知这样的情况,她热心应允并向马哈蒂尔总理告知了此事。在萨丽哈女士和马哈蒂尔总理的帮助下,周刚终于在国庆前向马最高元首递交了国书,使得接下来的外交工作顺利开展。

中马两国关系要进一步发展,增加两国之间的友好往来十分重要。当时,马来西亚政府对于当地华人到中国大陆探亲访友有一些特殊规定。例如,到中国访问的马来西亚华人必须组团出行,且要求夫妇二人年龄都在60岁以上。这样的要求限制了大部分马来西亚华人回国探访。为了推动马方放宽限制,周刚在拜会马来西亚副总理阿卜杜勒·加法尔·巴巴时,特别谈到中马双方增加往来的问题。“我开玩笑地说,如果一位60多岁的华人男子的夫人比他年轻得多,要等他夫人过了60之后才能访华,那几十年以后他们不知还能否有机会回国探亲了。”周刚回忆说,“我对副总理讲,请阁下运用你的崇高影响力,通融一下,早日取消这样的限制。加法尔听后哈哈一笑,表示将研究此事”。在多方推动下,1990年马来西亚政府取消了马公民访华的限制,中马民间交往出现了新局面。

应对惊险的巴基斯坦绑架事件

1991年5月18日,由巴基斯坦外交部礼宾司副司长陪同,周刚大使乘马车去向巴总统递交国书。(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海外工作和生活,保护在海外中国公民的安全和利益成为中国驻外使馆的一项重要任务。在海外遇险,中国外交部和大使馆会第一时间启动救援方案保障中国人的安全,这一外交为民的理念与实践彰显了大国担当,也使国人为之骄傲。

20年前,受阿富汗战乱和巴基斯坦边境部落与中央矛盾的影响,巴基斯坦国内形势仍存在安全隐患。在周刚驻任巴基斯坦期间,便经历过一些中国公民遭遇绑架和劫持的突发事件。周刚回忆起1992年10月的绑架事件,仍感到惊心动魄。

当时,在俾路支斯坦省山达克铜金矿工作的6名中国专家在外出采买途中被人劫持到了阿富汗。周刚在连夜赶回巴基斯坦时得知此事,紧急约见了巴基斯塔外交部长、内政部长、三军情报局等官员,与各方齐心协力展开营救。此事受到了巴方的高度重视,为确保人质安全,时任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召开内阁会议专门讨论营救措施。在营救过程中,阿富汗政府也予以积极配合,同绑架方进行了4次谈判。在各方努力下,经过一周多的时间,6名中国专家安全获释。

“巴基斯坦的各界朋友纷纷表示慰问。巴方的努力在营救工作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周刚表示,“在发生过的几次这样的事件中,这次的营救难度比较大。当时中巴已经逐渐形成了一种全天候的友谊,总体来说,我在巴基斯坦的工作开展得比较顺利。”

1993年,在巴基斯坦、阿富汗两国边境(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斡旋营救300多名浙江舟山船员

1995年9月27日,周刚大使向印尼总统苏哈托递交国书(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995年,周刚抵达雅加达履新,他是中国与印尼复交之后的第二任大使。中国与印尼虽然建交较早,但由于期间有二十多年的时间处于断交的状态,导致双方信任度较低,高层往来并不密切。如何增进政治互信,稳定各层次各领域交往,妥善处理因外交关系中断而存在的一些敏感问题成为周刚担任大使期间的工作难题。

提起在印尼任职期间的过往,周刚对于营救舟山渔船事件印象十分深刻。

1997年,浙江舟山渔业公司16条渔船和301名船员在印尼杜阿尔港被扣。这一消息使周刚万分焦急,如何快速营救同胞成为全使馆的工作重心。在仔细了解事件经过后,周刚同国内主管部门、中国外交部以及印尼相关部门取得联系,积极斡旋,希望能够尽早营救被困同胞。

“在这种情况下,我要做外交部长、国防部长、总检察长和总统府秘书的工作。一开始成果都不是很显著。”周刚回忆说,“对方认为这违反了印尼法律,并且各部门处理这个案件需要互相协调,难度比较大。”这使营救行动陷入了困境,交涉数月后仍迟迟未果。

在异常困难的情况下,周刚决心继续做多方工作。“我向外交部请示由我出面写信给苏哈托总统。向他介绍这个事件的经过,请他以中印尼大局为重,尽早指示有关部门释放中国公民。”周刚说,“我还通过华社领袖林绍良先生和苏哈托总统的妹妹向总统做工作。后来通过朋友了解,总统已经向国务部长批示处理此事,批示的精神是‘不能牺牲和中国的友好’,要求他们妥善处理这个问题。”

经过数月的不懈努力,被扣押的300多名同胞安全获释。周刚也因为此事的圆满解决受到了外交部的表扬,农业部和浙江省人民政府也专门向他致电感谢。

三年间接受印度媒体百余次采访

2001年6月14日,印度前总理德夫高达代表印度国际团结基金会授予周刚大使“终身外交成就奖。(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1998年,周刚到印度出任大使时,正值中印关系严重受挫。当时印度进行核试验的行为受到国际社会谴责,但印方持“中国威胁论”的借口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这使两国关系出现恶化。在这种情况下出任大使,周刚表示,积极开展工作使中印关系走出僵局,开创新局面是他的重要任务。

作为邻邦,中印关系对双方来说十分关键。印度当地媒体很关注中印两国交往动态,作为中国驻印度大使,周刚自然成为了媒体关注的采访对象。

“在印度的三年时间,接受了大概一百次采访。”周刚表示,“当时很积极地同印度媒体接触,既走访印度的主要媒体,又邀请他们到使馆参观。”与媒体保持密切往来,得体发声,周刚的这一做法受到了印度各界的关注和积极评价。同印度媒体的交往增进了双方了解,创造了和谐的工作关系,这十分有助于改善中印关系。在印度工作时,周刚同印度总统纳拉亚南积累了深厚友谊,这位总统充分赞赏周刚的大使工作。这对中印两国关系的发展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从事外交工作是一生的荣幸

从新中国成立后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外交政策,到改革开放之后遵循的邓小平外交思想,再到十八大以来坚持的习近平外交思想,70年来,中国外交举世瞩目,成就辉煌。

作为中国外交官,周刚对此感到十分自豪。“70年来,中国外交逐步打开了新局面,这令国人振奋,令世人钦佩。现在世界上任何重大的活动都不能缺乏中国的参与。中国的参与带来了积极的正能量,有利于世界的和平稳定发展。”周刚表示,“对我来说,能够从事外交工作,为国家服务,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谈到对新一代外交官的期许和建议时,周刚思索道,希望他们仔细学习和领会习近平外交思想并认真贯彻执行。“在新时代的他们是很幸福的,希望他们能够珍惜机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严守纪律,精通业务。要比我们做得更好,为国家做贡献,继承传统、与时俱进,不断开拓新局面。” 

Facebook Comments
(這個頁面共進入 1 次, 今天進入 1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