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8-03-16

有機米含砒霜超標,一般米呢?

無機砷是世界衛生組織訂的第一級致癌物,今年227日浸會大學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公佈,台灣3家有機米的砷含量超過0.1ppm的限量,分別為0.11ppm0.14ppm0.16ppm不使用農藥的有機米砷含量都超過限量,台灣絕大部分的食米,都是來自使用農藥的傳統農業,情形如何?實有必要檢視。

 

被發現砷超量的業者指出,其公司使用農糧署核定的有機肥,土壤也在有機檢測當中合格,不了解為何超過0.1ppm的小童食用限量,若以大人的限量0.2ppm而言,則都未超標。但家中吃飯不止大人,所以用小童食用限量為標準是正確的。林口長庚醫院醫師顏宗海也不知有機米為何有過量的砷,他表示,有機栽培只是一種耕作方式,代表農民為維護農田環境,不使用農藥,但無機砷殘留主要來自環境汙染,與有機耕作無關,到底為何會有砷汙染,有待查明。 

現在有3份檢測報告,或許可以說明,不使用農藥但有砷殘留的原因。個案主把自己晒的谷,自己碾的米,經本市衛生局檢驗,汞鉛鎘的殘留皆為零檢出(砷尚未列入檢驗項目),但委由外人烘乾、外人碾的米,由民間檢驗機構檢驗則檢出含砷0.16ppm,鉛0.02ppm,汞零檢出,鎘0.1ppm。很明顯的污染是來自烘乾業者的烘乾機,及碾米業者的碾米機。

 

由於本市衛生局並未檢驗砷,個案主沈建德教授提供同一土地,也是他親自下田耕種生產的紅豆的檢驗報告,砷鉛汞鎘都是零檢出,補足了本市衛生局檢驗報告的缺憾,確認了有機米的污染是來自烘乾業者的烘乾機,或碾米業者的碾米機。烘乾機及碾米機會造成污染,是因為它們烘了、碾了使用農藥而有農藥殘留的稻谷。不使用農藥栽培出來的稻谷,只和這種稻谷共用烘乾機及碾米機,砷污染就超標,那這種稻米的砷污染不會更嚴重嗎? 

而這種使用農藥栽培的稻米是台南市民及國人食用的大宗,可是砷未列入檢測,衛生局不知道有否超標,食藥署於2014年抽驗食米檢體200件,雖都均符合規定(鎘0.4 ppm、汞0.05 ppm及鉛0.2 ppm),但砷未列入檢測,故所謂均符合規定,不知是否安全。於今之計,除應由政府提供專用的烘乾機及碾米機,以免污染,以幇助不使用農藥栽培之外,應訂出政策鼓勵無毒的耕作方式,像沈建德教授已經進行了10年的農耕法,不是有機,但是無毒,農藥及砷汞鉛鎘都零檢出,這種農產品應該夠安全了。先無毒再有機,可能是比較容易推行的政策。